《小欢喜》——“教科书般呈现家庭成长史”的影视剧

发表时间:2019-09-17

国产剧《小欢喜》,这个暑假一集不拉地看完了。追剧的那些天,感觉自己颇有些不正常,上一秒可能还在开怀大笑下一秒却泪如雨下了。剧中的每一个人物、每一个家庭都是那么牵动人心,他们是如此真实可信,他们是如此生动可爱。《小欢喜》真实还原了我们身边原生态的家庭,堪称国内第一部“教科书般呈现家庭成长史”的影视剧。看完此剧,作为一个陪伴孩子经历过高考的老母亲觉得意犹未尽,作为一个家庭教育指导工作者又觉得每一个人物和家庭都值得细细研究,就在这时常州市儿童心理研究工作室主持人胡娜老师布置了9月的作业:围绕热播剧《小欢喜》,从任意角度切入写一篇文章。

1208-1ZR6143055.jpg

今天,我来交作业啦!先说说我眼里的“小欢喜”爸妈们。

宋倩。之所以第一个写她,是三个家庭里这个妈妈的问题太集中太突出太真实了,她就是无数个来访者妈妈的集合体。一方面是目标明确、高控严管型的单亲妈妈,一方面是严重缺乏安全感、没有自我、生活单一和压力山大的离异女性。她管儿子一样的管老公,直接导致老公逃离家庭。她对女儿管头管脚,且不尊重孩子,无时不刻地在强加自己的想法给孩子,女儿窒息、抑郁、逃离。租客丁一的自杀她也伤心、触动却没有反思和行动,依旧就大学志愿对女儿苦苦相逼。直至女儿罹患抑郁、离家出走,看到女儿崩溃跳海她才后悔莫及、幡然醒悟,至此开始真正走上一条寻求疗愈的道路。她和前夫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寻找问题症结,慢慢打开心结,重修夫妻关系,也终于守得云开月明——老公和女儿身心回归大团圆。感谢扮演者陶虹将这个角色呈现得如此经典完美。

乔卫东。一个看似放荡不羁却深爱女儿的“女儿奴”。离异于他是好事,离开“高控型”妻子,有助形成一个男人的独立人格,有助成为自信坚强的男子汉。他虽离异,却能正确处理和前妻的关系,爸爸角色也不失当,给予孩子父亲应有的爱。平时能投其所好,也尊重孩子的想法,有效调剂了“高控”妈妈给高三孩子的窒息感,真正做到了永远都是女儿坚强的后盾,他是女儿安全感的来源。面对前妻的“凶悍”,则能发扬厚脸皮精神,假戏真做、积极弥补家庭角色的缺失,再造和谐家庭功不可没。

刘静。中国传统女性,温婉贤淑,相夫教子。有自己热爱的天文事业,但为了丈夫的仕途,夫唱妇随,颠沛流离,委曲求全。这种性格为乳腺癌埋下了祸根。回京后发现儿子抵触父母并离他们越来越远,她极力弥补母爱,用心调和父子间关系。乳腺癌虽是她的噩运,却也是导致整个家庭改变的核心事件:丈夫回归家庭,儿子发奋努力,她内心渴望却一直没能实现的现在如愿以偿。刘静还是英子的重要他人,照亮了孩子阴霾密布的天空。刘静阿姨,在英子心里是温暖的代名词,她理解她,她接纳她,她鼓励她。当然,某种程度,英子这个小朋友也是刘静阿姨的出口。她们是彼此的树洞,彼此成就,各自新生。

季胜利。季副区长,写他的篇幅有点长。因为这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公众人物。国家需要人民公仆,家庭需要丈夫和父亲。为了工作,生活能力为零的他带着妻子抛下儿子一去外地就是6年(小学6年级——高二),错过了孩子成长的关键期。这个人物形象和他的家庭际遇让我联想到了赵石屏教授在《做个懂家教的好家长》中集“家长的教育过失”里提到的一种过失——家长的“责任冲突型”自私。她提到一些优秀的社会榜样,因为出色地担当起了社会责任,社会因此敬重他们,然而从家庭责任的角度,从孩子的角度,却有可能指责他们“自私”。赵教授痛心地诘问:一个人不能仅仅为自己活着,然而牺牲孩子就天经地义吗?孩子是私人物品,可以随便地放弃掉吗?孩子不是社会的未来吗?二者没有兼顾的可能吗?她提出:如果我们家长“力求兼顾”,在观念上摈弃对立也许会好得多。况且,孩子的成长并不要求家长时时事事都守在身边,就如一棵树,老守着它也没必要,必不可少的适时护养,就能保证茁壮成长。

我们的季区长,过去是忽视了孩子的教育,回京后在学校、朋友和妻子的感化下,在和儿子屡次发生冲突后,开始了“亡羊补牢,犹未晚矣”的补救。他及时反思,认真整改,从兴趣入手接近孩子。看着打扮地那么官方的一个人去到孩子们游戏的场所,真是格格不入、滑稽可笑,但谁会去笑一个真心悔改的父亲呢?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不仅去体验赛车过程还以赛车手“Winner(胜利者)的身份去了解孩子、走近孩子,最终取得了孩子的谅解,父亲的身份也为孩子所接受,亲子关系得以良性循环。妻子患病后,季区长退居二线放下工作,全心全意陪伴妻子共渡难关,并兑现了20年前的诺言——香港游,夫妻关系有了质的飞跃。至此,我们看到了一个心里“既有大家,也有小家”的有担当有温度的领导人形象。

这里,不由深深地为我们的编剧和导演点赞。因为赵石屏教授在《做个懂家教的好家长》中还指出过一种现象——宣传“无私”有误导。她说:对自己的孩子无情,牺牲孩子,往往成为我们先进榜样的“含金量”。很多时候宣传某人的社会业绩,必以他忽视家庭,放弃孩子利益来烘托之。一些宣传十分明白地告诉人们:社会责任是“公”,孩子是“私”,牺牲孩子是“无私”的美德。这一点我绝不赞成。双重责任永远是为人父母必须面对地冲突,身兼数职本来就应该是成人的基本能力,模范人物身兼数职的成熟人格、承担责任的能力,应该成为宣传的正面形象,而不能把孩子用来主打悲情牌,不能把中国人的优秀人物、职业楷模塑造成单纯幼稚、无视责任甚至偏执冷漠的人格类型。致敬汪俊导演、编剧黄磊等主创人员!

童文洁。看似咋咋忽忽,实则人品高贵,是剧中的大女人,成年人的多种身份和角色在她身上游刃有余。于方圆,妻子角色,小鸟依人,尊重老公。尤其老公失业时,不急不躁、鼓励支持的态度尤为感人。于方一凡,母亲角色,有激进却更多母爱。全校倒数第一的孩子,她不放弃不抛弃,给与能给的所有母爱。大是大非面前拎得清,尊重孩子的选择。于公婆,儿媳角色,善良孝顺,燃眉之急时,一句“租房子为儿女,卖房子为父母”撼动人心。于宋倩,闺蜜角色,真诚热情,掏心掏肺,善于换位思考,理解包容离异的宋倩。但她也有原则,闺蜜面前坚持自我,活得尊严体面,不屑做塑料姐妹花。于磊儿,既是小姨更是母亲角色,无私接纳失母的孩子。磊儿考前焦虑时她真诚疏导,点明孩子的压力源来自过世的母亲并加以纠偏“妈妈的梦想不要成为你的负担”,较大程度地帮孩子缓解了焦虑。于工作,白领角色,敬业爱岗,远离诱惑,她勇敢拒绝性骚扰,不向所谓职场女性潜规则妥协。于二胎,这个高龄孕妇勇敢面对,母爱满满……文洁的好,正所谓瑕不掩瑜。所以,方一凡是磊儿心目中最幸福的孩子,一方面因为他有完整的家庭,更重要的是有这样一个独立自信又坚强勇敢的母亲。

方圆。乐观通达,大智若愚,剧中幸福指数最高的一个角色。虽然作为职业人失败了,但他活在当下、极少抱怨的态度值得学习。失业后,虽然失落却不颓废,居家照顾老婆孩子。遍寻工作不得,索性调整心态开起了快车。与乘客交流时善于抓住机会,开发潜能做起了配音演员。他是生活家,幽默诙谐,金句频出,比如人脉经典论断——“人脉不是你认识多少人你要去央告谁,而是多少人认识你多少人要央告你”。他情商很高,是三家人的粘合剂,联结关系、化解矛盾全靠“圆圆”。他对老婆孩子无私关爱,他教育孩子循循善诱。方圆,是剧中的好丈夫好爸爸好朋友,是爱老婆爱孩子有担当的男人典范,他是家里乃至全剧的定海神针。

fa36-icapxpi1545217.jpg

再来说说“小欢喜”的孩子们。

 [插播:女儿说《小欢喜》就是一帮老戏骨带着一群孩子演戏。是的呢,这种感觉真好。]

英子。特别心疼这个眼睛里满是星星的女孩。父母离异,和高控型母亲生活,过着“作业试卷隔音墙,燕窝海参中药汤,火锅乐高都无缘”的生活。坐在窗后犹如观赏鱼的她承载了太多压力。她压抑、窒息、抑郁,她寻找自我、寻求帮助、坚持梦想,她努力挣脱妈妈的怀抱,完善自己的人格,最终走向了独立自主。

方一凡。女儿说她像他,除了成绩不一样。她能这么说,老母亲很是欣慰。因为凡凡是开朗乐天派,无敌小强哥,他是全剧高三学子阳光健康代言人,也是剧里最幸福的孩子。但他也是个标准的学习困难者,全校倒数第一,讲五遍也听不懂,怎么努力都进步不大。好在能歌善舞,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师长发现了他的特长并给予了大力支持,凡凡终于不再是泛泛之辈,他有了努力的方向,有了大显身手的天地,在一帮学霸朋友中实现了自我认同。

季杨杨。反转最大的一个角色。怨恨父母——理解父母——接纳父母——发愤图强。顺利完成高考后,却听从内心的召唤,出国去学自己热爱的专业。他从放飞自我到勇于担当,既有父母和朋友的帮助,更有自己内在动力的激发。所以要想一个孩子改变,归根结底在于想方设法发动起他内心的小马达。

林磊儿。剧中的超常儿童。目标明确——考清华,生活单一——只学习。幼年丧母,父亲不管,创伤深重。无私接纳的小姨一家帮他建构了新的家庭,对他视如己出的小姨更是弥补了缺失的母爱,磊儿在爱和温暖中重生,渐渐成为一个面露小微笑、胸中有他人的阳光男孩。

还有,陶子是英子的闺蜜,一迪是身边艺考的同学。他们是孩子不可或缺的同伴,高三的孩子朝夕相处,同伴间良好的人际关系有利于缓解学习压力,同伴间良好的竞争关系有利于促进学习效率。孩子们就是这样相爱相杀地走过青春。

00410539320_i1000574000574a0_40acc040.jpg

最后想说的是,《小欢喜》没有妖魔化学校,反而多次展现了春风中学对学生心理健康的重视。从开头校长找年级组长谈“蹲班”对孩子心理的危害,到后面针对高三孩子和父母的团体辅导系列活动,都体现了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在孩子们成长过程中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影视剧是搭棚的世外桃源,难免有理想化的色彩,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带来的正面效应以及疗愈作用。最后一集,老母亲看得热泪盈眶、唏嘘不已。女儿高考已过去两年,但还是能引起强烈的共感。高考,是我们和孩子一生中难以磨灭的印记,也是我们一家精诚团结、共同成长的宝贵财富。

最后的最后,还是要掉下书袋。雷吉娜·帕利在《反思的爱》里说,父母需要少做事,只做那些与孩子的健康发展息息相关的事情。父母们认为,如果孩子们未来要获得成功,就需要把精力放在学业和课外活动上。然而,父母和孩子之间的亲子关系才是孩子们人生功课的丰富资源,可以帮助孩子们在情绪、社交和学业等多方面获得很好的表现。

为人父母,终其一生我们需要看见自己,看见孩子。


常州市北师大附中  滕丽琴